专访|利拉德:经济最困难时摔断腿也不找家里要钱 花钱方面会克制

  (原文发表于9月20日,作者为Andscape网站的Marc J.Spears,文章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达米安-利拉德7月9日在Ins上发布的第一张照片是一张全家福,照片里有他自己、妻子和三个年幼的孩子。如果你继续翻阅这位开拓者球星当天发布的动态,还能看到他经纪人古德温和开拓者总经理乔-克罗宁的身影,以及一张利拉德在练习跳投的照片。

  相关新闻链接:2年1.2亿续约!利拉德:感谢开拓者信任我 让我能够世代养家糊口

  这张照片是利拉德和开拓者签下2年1.22亿美元的续约合同后发布在Ins上的,如果这位六届NBA全明星和开拓者将这份合同一直履行到2026-27赛季结束,那么利拉德的职业生涯将获得近5亿美元的收入。利拉德知道他挣到的钱能给直系亲属以及密友们带来怎样的长期影响,他也在动态中感谢了开拓者的信任:“让我能够世代养家糊口”。

  32岁的利拉德近期拍摄NBA新赛季宣传广告时接受了Andscape的采访,他说:“这(大合同)意味着很多,我为此感到很骄傲,因为我生来并不是有钱人,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了财富,这点让我很自豪。我投入了时间和精力,用正确的想法做着正确的事。我让我的家庭处于舒适的状态,我的孩子们不必承受我面临的想要成为伟大篮球运动员的压力,我也不会强迫他们做到这点。我只要做好我的事情,家人们就能享受任何想做的事情,生活舒适,心情愉悦。无论他们想做什么我都可以投资,这样就不会盲目地说‘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我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了,由于我目前的处境,是有能力让家人们去探索自己热爱的事情,我能给他们创造这种条件。不光光是我自己的孩子,还有亲朋好友们的孩子。这就是我的终极目标,创造或建立起一些东西,能在家族里一直传承下去。为后辈们指明方向,从而他们不需要像我们这一代的一些人那样背负着压力。”

  十年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东奥克兰的利拉德成为了家族里第一位百万富翁。从那时起,这位2013年的最佳新秀就用他获得的财富帮助母亲在自己新秀赛季开始前辞职,同时也满足了朋友和家人们一些经济上的需求,为他们的梦想投资。作为NBA75大巨星之一,利拉德说他经常回忆起自己年轻的时候,提醒自己曾经他和他的家人们日子有多么拮据。

  利拉德近期接受了Andscape的采访,谈到了大多数非裔美国人梦寐以求的世代享用的财富,以及随着巨额财富到来的挑战。以下便是和这位NBA球员兼饶舌歌手,人称“Dame D.O.L.L.A.”的访谈内容。

  利拉德:我和我的妻子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仍然很重视签合同的时刻。当我和经纪人Aaron Goodwin以及其他所有人谈论这件事的时候,我都非常重视。签完合同后我都会想,我该做点什么呢?在Ins上说些上头的话?我有时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我真的非常重视签合同。

  利拉德:不光是签完续约合同之后,我一直有在周期性地回想过去艰难的经历。过去的十年里,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以至于我几乎都快要忘记了那种未来一片黑暗的感觉。即使在那些艰难的时光里,我也一直坚信自己会成功,我记得那种积极的心态,哪怕经历再多的失落时刻。

  关于2012年你在第六顺位被开拓者选中后签下新秀合同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利拉德:当时我的感觉是,我要改变家人的生活了,改变妈妈的处境。签下新秀合同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妈妈上班的地方让她辞职,我现在是百万富翁了,你不用打工了。我甚至开始帮助妈妈收拾东西,打包了所有东西离开。他们以后不会再对你指手画脚了,不会再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为难你,我们不会再回来了。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但其实签完新秀合同我最关心的还是篮球相关的事,我不光要做好分内的事,其他各方面都要做好。我只要坚持原则,努力工作认真比赛,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利拉德:老实讲,那是我最爽的经历之一。大学最后一年我就告诉妈妈要参加NBA选秀大会了,那个时候我们至少每隔一天都会通一次电话。妈妈向我吐槽工作上不顺心的事,吐槽上司在一些小事上挑她毛病,并以解雇威胁她。妈妈那时候压力很大,过高的工作强度也让她身体经常生病。我一直试着用我取得的成绩让她感到安慰,比如参加凯尔特人或爵士的试训。当我真的在选秀大会上被选中后,我回家和妈妈一起去她上班的地方。我们走进去的那一刻,那时所有人都已经知道我被NBA选中了,都在各种恭维我妈妈,而我们只丢下了一句话,这工作我们不干了!

  利拉德:我天生就是个焦虑者,进入NBA后一直都在克制自己。这一点我遗传自我父亲,他一直都是个掌控一切的经理,保持克制不能太招摇。所以我很自然地保持了这种姿态,我知道自己赚的钱比我想象中还要多得多。我会在喜欢的事情上花钱,比如鞋子和衣服啥的,但是会尽量克制自己。所以我想确保一开始花钱的方式就是正确的,而不是认为这些钱随便怎么花也花不完。与此同时,我更加专注于努力训练,坚持把我带进NBA的东西,而不是认为我已经很成功了。钱来得快花得也快,我在经营方面的能力来自于父亲。

  利拉德:我觉得是大三的时候吧,因为那时候我把腿摔断了。之前我妈妈在上班,爸爸也一直都有各种工作,所以我不缺乔丹鞋和球衣,我们能满足生活上的需求。之后到了高中快结束的时候,所有事情都不一样了。上大学的时候,妈妈和姐姐住在一个公寓里,为姐姐支付房租、保险和房屋的抵押贷款,以及各种各样的开支。我的爸爸呢,他的工作和我们的生活一样不太顺利。所以摔断腿后,我虽然知道可以给他们打电话寻求经济上的帮助,但是我不想给他们增加烦恼,我知道他们现在压力都很大。我会告诉家人我有奖学金,经济上没困难,只是目前住在校外,和你们一样需要付房租罢了。我当时还想过要不要去打份零工,同时也给自己敲响了一个警钟。在那之前我已经习惯了给父母打电话,伸手要这要那,不觉得这是在增加他们的负担。但从那以后,我觉得自己并不希望再给他们增添压力了。

  我听说你为你的家族做了很多事情,你能具体谈谈都给予了他们什么样的帮助吗?

  利拉德:家族庞大是个有利有弊的事,我就是出生于一个人口众多的家族。不开玩笑,夏天的时候,我会和25个堂兄弟姐妹待在爷爷奶奶的房子里。我们一块逛公园,一块骑自行车,一块搭公交等等。所以我和很多人都有着这种亲属关系,好在我取得了成功,而不是所有人的生活都很艰难,每个人的人生路上总会时不时出现各种各样的挫折。

  当我拥有了想拥有的一切,而其他人生活得很艰难,我会觉得不舒服。于是联系到我的时候,我觉得给予帮助是我的职责。一开始给予的帮助比现在更加重要,虽然我一直都在帮助他们,但是一开始的时候,我的家族从来没有获得过我这种程度的成功或财富。我的爸爸对待每个人也是如此,一些走投无路的人会给他打电话寻求帮助,需要鞋子衣服什么的,需要付房租。他会照顾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所以我不过是在做和父亲一样的事。直到后来,我结了婚,和妻子有了三个孩子,NBA职业生涯也已经接近尾声了,我必须开始省钱,进行一些投资,对待花钱要更加理性一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无条件帮助别人。我可以在你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但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宁愿投资一些你想做的事情,之后离开我你能自己发展,而不是一直回来找我帮忙。

  改变想法之后,我也发现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们并不都是想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某件事情上。如果我选择投资他们,就会给他们创造机会,表现出爱与信任。还有一些人的态度则是,类似于“如果打不进NBA,日子就过不下去了”之类的。我在进入NBA之前,家人们也都活得好好的,我认识的所有人都在认真生活,我可能不知道每个人都经历了什么,但是大家日子也的确都没到过不下去的地步。当然,肯定会有那些真的无家可归的人,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如果孩子们需要上学的衣服,或者没钱支付房租了,我还是会慷慨解囊。但是如果你一次又一次地向我提出请求,我的想法或许会发生改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opping ca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