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麦卡特尼 林戈·斯塔尔

  两位已年过古稀的老歌手,虽然已经辉煌不再,但依旧在歌坛默默耕耘。保罗是史上最多产、最长青的艺人之一,这张新专辑是他的第23张个人专辑,而曲风是他从来没有尝试过的爵士乐,令不少乐迷大跌眼镜,不过他个人却表示,“我想唱爵士乐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林戈的《Ringo 2012》是他个人的第16张专辑,虽然单飞生涯不顺利,甚至曾被唱片公司踢出门,但是老好人林戈总能找到贵人相助。

  到了林戈和保罗的年纪,要想突破自己已经很不容易,一不小心还说不定晚节难保,不过对喜欢他们的歌迷来说,只要他俩能继续在歌坛发声,已经是最大的满足。

  在保罗的新专辑《Kisses on the Bottom》中,除了两首自己的新歌,其他都是翻唱的爵士乐老歌。

  保罗在介绍这张专辑的时候说,这些歌曲都是他小时候所喜欢的,他的老爸经常在钢琴前为他弹奏这些歌曲,“在我当年开始会写歌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些老歌的结构是如此的优秀,我从这些歌曲当中学到了很多东西。”

  保罗觉得,在这些伟大的爵士巨匠面前,自己像一个小粉丝,希望通过这一张专辑向这些偶像们致敬:“我通常都认为像弗雷德·阿斯泰尔这样的艺人是非常酷的,还有像哈罗德·艾伦和科尔·波特这些创作人们也是一样,他们的作品都有很大的魔力。”

  搞了一辈子摇滚,突然之间唱起了爵士乐,面对可能遭受的非议,保罗很淡定地说:“这件事,我想了20年。”不过保罗在选择歌曲时,显得有些小心翼翼,避开了大家耳熟能详的爵士歌曲。

  两首新歌中的一首名叫《My Valentine》,这是保罗第三首以《My Valentine》命名的歌曲,不过,这次这首歌是献给他的第三任妻子的。

  去年10月,保罗和小他17岁的女友南希维尔完婚,这首《My Valentine》就是保罗为他们的婚礼订制的主题曲。保罗对这首歌非常重视,请来了英国吉他大师埃里克·克莱普顿为他助阵,而对于歌曲名,保罗直言不讳对妻子的爱:“尽管过去我参与的三首单曲都名叫《My Valentine》,但这次我依然将这首单曲这样定名。因为它更能诠释我对妻子的爱意。”

  一个乐队解散后,鼓手往往是最难再就业的。作为披头士的老四,林戈的音乐创作力和掌控能力都输给其他三人,个人的事业成就也排在末尾。

  不过已经年过古稀的林戈勇气可嘉,虽然一度因为销量惨淡,还曾被唱片公司赶出门,但近十年来,他依旧保持着每两年一张的发片频率,《Ringo 2012》就是和他的第16张个人录音室专辑。

  虽然林戈的实力较弱,但是凭着他在乐坛的好人缘,每次发专辑都能找到大牌音乐人挎刀相助,此次也不例外。

  正像1967年,他在披头士的经典《胡椒军士的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里主唱的《With A Little Help From My Friends》(从我朋友那里得到的一些帮助)那样,从1973年开始,他就曾在个人专辑《Ringo》中找来另外三个“披头士”帮忙,唱片卖到了白金销量。

  不过,这样的招数用多了就失效了,嘉宾音乐人再璀璨,但是过于保守的曲风让这个老音乐人总显得有点跟不上潮流。 林戈的老派在他一开始就表露无疑,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就是上世纪40年代老歌的翻唱。

  而在《Ringo 2012》中,林戈同样请来了Jon Walsh,汤姆·佩蒂与伤心者乐队键盘手蒙特·坦奇,以及Eurythmics乐队的戴夫·斯图尔特,而他自己则亲自担当该唱片的制作人。

  在文艺片《和莎莫的500天中》,女主角莎莫说:“拜托,我喜欢林戈·斯塔尔,因为没有人喜欢他,所以我才喜欢。”

  放在21世纪,林戈的音乐确实有些格格不入,但他依旧每天戴副墨镜,对着镜头比出爱与和平的手势,然后哈哈笑,这样的乐观与豁达怎能让歌迷不喜爱。

  林戈的唱片发行于1月30日,保罗的新唱片发行于2月6日,昔日的队友,在一周之内发行专辑,他们显然没有竞争的意思,而更像是相互之间的鼓励,事实上,近几年来,他们在各自的专辑中一直互帮互助。

  林戈在接受《Spinner》杂志专访时曾说:“我们都在做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之间不会打电话说,我要发新唱片了,你不能发。”

  在保罗的新专辑中,新歌《Only Our Hearts》,明显是他对披头士时代的怀念。保罗曾公开表示,这首歌就是他在披头士时期创作的素材上加制作完成的,歌词方面,简单但浓烈的情感,也颇具披头士时期的风采。

  保罗也十分讲义气,在林戈上一张专辑的歌曲《Peace Dream》中,林戈打鼓,保罗弹贝司,唱的是列侬的世界和平梦,重拾披头士精神。在《Walk With You》中,保罗加入了和声,表现出披头士当年的神韵。

  日前,有消息说披头士有望在今年重组,并且亮相今年的伦敦奥运会开幕式。许多人猜测,保罗、林戈将与列侬和乔治的孩子们组成新的披头士。

  不过林戈已经否认了这一消息:“我确定自己不能亮相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那时候我应该在美国进行演出。”他的态度很明确,“尽管外界认为我和保罗合作就意味着披头士的重组,甚至将乐队成员的后代归为其中,但我只能说这并不是披头士乐队,我不希望人们有这样的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opping ca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