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塞《玻璃球游戏》:如何找到精英世界与世俗世界的“公分母”?

  《玻璃球游戏》是德国著名作家赫尔曼·黑塞的长篇小说。小说构思于1931年,完成于1943年,1946年,黑塞因为这部小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这是一部独具特色的小说,它将诗歌、传说、自传、政治评论等多种文学体裁融合于一体,反映出了黑塞对人类前途命运的深度思考。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研究生毕业后在一所学校当教师,干了几年之后,他毅然辞职,回到家乡办养鸡场。当时,周围的人全部不理解他,但他却说这是他无悔的选择。

  《玻璃球游戏》也讲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作者描述了人类的未来世界中一个叫卡斯塔里的独立王国,这个王国的人全部是高级精英,他们开发出了一套知识系统——玻璃球游戏,这种游戏集数学、哲学、宗教、音乐等一切纯粹知识于一体,代表着人类的最高精神文明。

  主人公克乃西特是一个孤儿,他被宗教人士收养长大,他凭借出色的天赋,勤奋的学习,最终成为卡斯塔里的顶级学者,被人们推举为象征最高智慧的玻璃球游戏大师以及卡斯塔里的领导者。

  然而,当他达到人生的巅峰时,却怀疑卡斯塔里这个精英王国,在经历了内心的挣扎后,他决定离开这个王国,回到世俗世界。最终他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家庭教师,但却在与学生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

  在《论语》中,樊迟向孔子求教农事,孔子回答说,你要学种田,可以找老农;要学种树,可以找园艺师,我是不思考这些问题的。

  克乃西特,代表着这个精神世界的最高成就者,他的大半生,都是在这个高高在上的精神世界中徜徉,过着“君子不器”的生活。有一天,他突然觉醒,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一个极易坍塌的空中楼阁,于是他决定走向世俗世界,过“君子要器”的生活,这样的人生,在他的眼里才是完美的人生。

  李叔同,在世俗世界里功成名就后,却来了一次180度的大转身,用半生去追寻他心中至高无上的大道。

  毛姆的小说《刀锋》中,飞行员拉里因为好友的死亡,展开对世界的追问,放弃世俗的生活,而开始周游世界寻找真理。

  美国电影《楚门的世界》中,主人公楚门出生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上,过着平凡幸福的生活,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完全被外界监控,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摄影机拍下来,并在电视台现场直播,身边的人全都是“演员”。有一天,他知道真相后, 毅然决定离开这个封闭的世界。

  克乃西特像楚门一样,他一出生就生活在卡斯塔里,完全不了解外面的真实世界。

  卡斯塔里的人,不允许结婚,没有抚养后代的责任,他们也不用为生计担忧,因为他们的开销一切都由政府负责,他们只需一心扑在学问中,在封闭的象牙塔中度过一生。

  卡斯塔里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那里有最精英的学者,有最纯粹的学问,但是从不与外界互通有无。

  克乃西特为什么要离开卡斯塔里,走向世俗世界?不能用钱钟书所说的“围城效应”来解释,因为克乃西特并非厌倦,而是如同楚门一样觉醒了,他不仅要对自己负责,更要思考人类的前途命运。

  著名的熵减理论认为,一个封闭系统,如果没有与外界进行物质能量的交换,最后会因为熵的不断增加走向灭亡。

  克乃西特无疑是一个先知者,他意识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一个忽视感性认知的理性世界,最终会因为脱离了实际生活,最终走向熵增而灭亡。

  卡斯塔里的人,认为世俗世界会对他们的世界没有任何帮助,因此他们不愿融入俗世,从而与世俗世界的隔阂越来越深,世俗世界中的人,也无法认同卡斯塔里的世界——为什么要用纳税人的钱去供养对社会没有实际用处的人?

  我们吃我们的面包,利用我们的图书馆,建筑我们的学校和艺术馆——但是倘若我们的人民不再有兴趣于让我们做这些事,或者这个国家由于贫穷、战争以及其它种种原因不可能让我们这么傲,那么我们的生活和学习就会在同一瞬间彻底完结。

  克乃西特认为神性不在任何概念和书本里,真理是实践而不是讲授。因此,他决心到世俗世界中去实践自己的教育理想。而他要培养的对象是论敌特西格诺里的儿子。

  三岛由纪夫说:“越纯净的东西往往越脆弱,越是复杂矛盾的东西越能长久的存在。”

  卡斯塔里的人,以一种宗教徒般的虔诚静修、研究学问,并将其智慧提炼为玻璃球游戏。

  黑塞早期是一个浪漫主义诗人,而在后期的作品中,他开始思考世俗与精英世界的关系。卡斯塔里的世界再如何高贵,也离不开世俗世界的供养。

  你的职务是指出:缺乏精神滋养的自然生活会陷入泥潭,会转化成,甚至必然越陷越深。 因而我不得不一再提醒你们,纯粹建立在精神上的生活是多么冒险,多么可怕,最终必然一无所获。

  特西格诺利在世俗世界中受挫时,他通过克乃西特思想上的帮助走出了危机;克乃西特也在特西格诺利的影响下,离开了卡斯塔里,走向了世俗世界。

  世俗世界如同未经雕琢的大自然一样,崎岖险峻,却又如此真实,充满了生机与活力,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卡斯塔代表的精英世界,引领着人类的精神世界,却是一个极易破碎的、缺乏变化的世界,看似高贵却充满危机。

  克乃西特最终死在一片湖水中,也可以看出他的心路历程——从精英到世俗,从封闭到融合,从克制到奉献。克乃西特用自己的行动,填补了两个世界之间越来越深的沟壑。

  孰是孰非?黑塞并未给出结论,他给了我们留下了巨大的思考空间:该如何在精英世界与世俗世界中寻找到一个平衡点?

  黑塞对中国文化一直有着强烈的兴趣,他认真研读过《易经》,欣赏中国文化中的阴阳学说,一直在寻找各个隔阂的世界中的“共同公分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hopping ca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