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巴菲特著名十二定律

  巴菲特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州人,美国著名控股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局主席,卯年代以来其个人资产一直在全美富豪排行榜上名列前三位。在排行榜的前十位富豪中,巴菲特是谁一自股票市场获得财富的人。如今,巴菲特已经成为全世界投资者人人皆知的投资大师,他的投资故事像神话一样被到处传诵。

  巴菲特从1956年开始他的投资生涯,40年间,无论股市行情和经济运行状况如何,巴菲特从未遭遇过大的风险,也从未有过亏损年度。战后美国股票的年平均收益率在10%左右,而巴菲特却达到了28%的水平,创造了在那些市场专家、华尔街经纪人以及旁观者看来几乎不可思议的奇迹,实现了资产连续惊人高质量的滚动。

  40年间,巴菲特仅仅执行了几个正确的投资决策,就使他拥有了今天的财富。他看好的行情往往令其他投资者深感疑惑,然而事实却证明他独具慧眼;他从不遵从所谓的分散投资策略,而是将巨额资金投在少数几种股票上。然而,这几种股票却为他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令人惊诧不已。如其控股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30年间股价从每股7.6美元攀升至3万美元。巴菲特的成功,使得他被人们喻为“世界第一股王”、“当今(也许永远是)最伟大的投资者”。他投资股市的独特理念和方法,已成为全球各地股票玩家竞相追逐的金科玉律。

  实际上,巴菲特的投资原理很简单:只做传统的长期投资。其道理是:买卖股票原本就是转移股权,持有股权者即为股东,股东权益来源于企业运营所获取的利润。长期而言,股票的价格取决于企业的发展和企业所创造的利润,并与其保持一致,而短期价格却会受各种因素影响而大幅度波动,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始终如一地准确预测。因此,真正的股票投资应该是选择一家真正值得投资的好公司,在合适的价位购入其股票,长期持有,耐心等待企业的成长为自己创造财富。

  不理会股票市场的涨跌。“在我们买了股票后,即使市场休市一两年,我们也不会有任何困扰。”在巴菲特看来,股市只是一个便于股东买卖股票的场所,它的存在使人更易于投资他所需要的企业,投资者看好并购入股票后,应该关注于企业运营,至于不合理的短期价格变化,是不需要不应该也无法关心的。

  不担心经济形势。巴菲特认为经济形势与短期股价一样,都是难以预测的;同时无论预测正确与否,倘若投资者的股票会在某一特定的经济环境里获益,那么在经济的波动中他就不可避免地要面临变动和投机。巴菲特只选择那些在任何经济形势中都可获利的企业。

  因此,巴菲特认为短期持有股票,只有在始终正确地预测经济情况、短期股价波动时才可获利,而这是极费神且不太可能的,因而是不可取的。在巴菲特确定了他的投资理念和前两种策略之后,他便只需集中精力去做剩下的两件事了。那就是寻找一家好公司并以合适的价格购买其股票。

  巴菲特从多年自身的经验中,总结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规律和策略,即著名的“十二定律”。

  (1)企业必须简单且易于了解。巴菲特认为,投资者财务上的成功与他对自己所做投资的了解成正比,只有全面了解一企业,投资者才能有的放矢,巴菲特在他几十年的经营中拥有的企业全都在他的“竞争优势圈呐,他都有高度的了解。而圈外的企业,投资潜力再大他也绝不涉足。

  (2)企业过去的经营状况必须稳定。巴菲特认为,重大的变革和高额的报酬是难以交汇的,那些长期以来都持续提供同样商品和服务的企业往往才是报酬率高的企业。

  (3)企业长期前景必须看好。巴菲特很重视寻找那些拥有特许权的企业。所谓特许权就是指该企业提供的商品和服务具有稳定的消费需求,没有近似替代产品。这样的企业可以持续提高价格而获取利润,即使在供过于求,或潜能尚未完全利用的情况下,也不会失去市场占有率或销售量,而且这样的企业往往拥有经济商誉,有较高的耐力承受通胀带来的影响,即使经济不景气或经营管理不善也仍可生存。

  (1)经营者必须理性。巴菲特欣赏那些将现金盈余投向能使股东财富最大化的计划里的经营者,他认为那些在找不到这样的计划时勇于将盈余归还股东的经营者才真正为股东服务,才有理性。

  (2)经营者必须对股东诚实坦白。巴菲特认为只有完整详实地公布营运状况,并像公开自己的成功一样勇于讨论自己失败的经营者才值得信赖。而他自己作为董事长,也正是这么做的。

  (3)经营者应当有勇气抵抗盲从法人机构。有许多经营者会因为盲从而失去理性,损害了股东的利益。巴菲特认为,能独立思考、抗拒依附他人的经营者才有竞争力。

  (1)考察股东权益报酬率,而非每股盈余。因为在企业保留上一年盈余增加资本的情况下,只有前者考虑了公司逐年增加的资本额,才较为真实地反映了经营绩效。

  (2)计算“股东盈余”,寻找高毛利率的公司。巴菲特认为,原来意义上的会计盈余由于各公司资产不同而缺乏可比性,只有将折旧损耗和分期推销费用加上净利减去资本支出,由此得到的股东盈余才可反映企业价值。而高毛利率则不仅反映出企业的强大,也反映出经营者控制成本的精神。

  (3)对于保留的每两元钱盈余,确定公司至少已创造了一元钱的市场价值。在此巴菲特采取的方法是将净收入减去股利得出保留盈余,再找出公司现在与10年前市价的差价,两者加以对比。

  在采用这些量化指标时,巴菲特是将4或5年的财务平均值作为衡量对象的。他认为长期平均值才可以线.市场定律,又分为三条:

  (1)计算企业实质价值。巴菲特选择那些简单稳定的企业,以保证所有数据的高度确定性,之后预期在企业的生命周期中未来的现金流量,用30年美国政府公债利率加以折现。他并不加上风险溢酬,他用最保守的方法来估计企业价值,以降低风险。

  (2)以显著的价值折扣购入该股票。在购进价格和企业价值之间一定要有一个“安全边际”,这个“安全边际”的缓冲效果可以保证他不受到公司未来现金流量变动的影响。因此,当一些大企业暂时出现危机或股市下跌时,就是他毫不犹豫大量买进的时机。

  事实上,由于巴菲特坚守自己的定律,他很少能同时发现三家以上可让他有信心的企业,所以他常常将大得惊人的资金集中投资在几种股票上。购入股票之后,巴菲特总是长期甚至打算永久持股,而这些股票总是回赠给他丰厚的利润。“因为我把自己当成是企业经营者,所以我成为更优秀的投资人;因为我把自己当成是投资人,所以我成为更优秀的企业经营者。”正是因为时刻意识到这种双重身份,巴菲特才不会去关心股票的涨跌,也不会为了眼前有利可图而抛售手中好的股票,而是专注于企业的经营管理,充分了解企业。他相信杰出的绩效总有一天会反映到股价上去。他的投资经营方式也值得一提,他并不寻求大规模的转变,也不全盘控制,他提供长期资金并监督公司,让经营者继续执行公司的政策。这种“关系投资”模式果然为巴菲特赢得了巨额利润。

  风险提示: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hopping ca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