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最经典的演讲没有之一!

  1998年巴菲特在佛罗里达大学商学院做了一场演讲,段永平曾力荐这场演讲,并坦言自己看了不下10次。这场演讲也被人们称为:“这是巴菲特最经典的演讲,没有之一。”

  我先简单说几句,把大部分时间留下来回答大家的问题。我想聊聊大家关心的话题。

  请各位提问的时候一定要刁钻。你们问的问题越难,才越好玩。什么都可以问,就是不能问上个月我交了多少税,这个问题我无可奉告。

  我简单说说我的想法。各位在这所大学能学到大量关于投资的知识,你们将拥有成功所需的知识。

  既然各位能坐在这里,你们也拥有成功所需的智商,你们还有成功所需的拼劲。你们大多数人都会成功地实现自己的理想。

  奥马哈有个叫彼得•基威特的人,他说他招人的时候看三点:品行、头脑和勤奋。

  他说一个人要是头脑聪明、勤奋努力,但品行不好,肯定是个祸害。品行不端的人,最好又懒又蠢。

  我知道各位都头脑聪明、勤奋努力,所以我今天只讲品行。为了更好地思考这个问题,我们不妨一起做个游戏。

  各位都MBA二年级的学生,应该很了解自己周围的同学了。假设现在你可以选一个同学,买入他今后一生之内10%的收入。

  你不能选富二代,只能选靠自己奋斗的人。请各位仔细想一下,你会选班里的哪位同学,买入他今后一生之内10%的收入。

  你会给所有同学做个智商测试,选智商最高的吗?未必。你会选考试成绩最高的吗?未必。

  你会选最有拼劲的吗?不一定。因为大家都很聪明,也都很努力,我觉得你会主要考虑定性方面的因素。

  好好想想,你会把赌注压在谁的身上?也许你会选你最有认同感的那个人,那个拥有领导能力,能把别人组织起来的人。

  这样的人应该是慷慨大方的、诚实正直的,他们自己做了贡献,却说是别人的功劳。我觉得让你做出决定的应该是这样的品质。

  找到了你最钦佩的这位同学之后,想一想他身上有哪些优秀品质,拿一张纸,把这些品质写在纸的左边。

  下面我要加大难度了。为了拥有这位同学今后一生10%的收入,你还要同时做空另一位同学今后一生10%的收入,这个更好玩。

  想想你会做空谁?你不会选智商最低的。你会想到那些招人烦的人,他们可能学习成绩优秀,但你就是不想和他们打交道,不但你烦他们,别人也烦他们。

  为什么有人会招人烦?原因很多,这样的人可能自私自利、贪得无厌、投机取巧或者弄虚作假。类似这样的品质,你想想还有什么,请把它们写在刚才那张纸的右边。

  看看左右两边分别列出来的品质,你发现了吗?这些品质不是把橄榄球扔出60米,不是10秒钟跑完100米,不是相貌在全班最出众。

  左边的这些品质,你真想拥有的话,你可以有。这些是关于行为、脾气和性格的品质,是能培养出来的。在座的各位,只要你想要获得这些品质,没一个是你得不到的。

  再看一下右边的那些品质,那些令人生厌的品质,没一个是你非有不可的,你身上要是有,想改的话,可以改掉。

  大多数行为都是习惯成自然。我已经老了,但你们还年轻,想摆脱恶习,你们年轻人做起来更容易。

  常言道,习惯的枷锁,开始的时候轻的难以察觉,到后来却重的无法摆脱。这话特别在理。

  我在生活中见过一些人,他们有的和我年纪差不多,有的比我年轻十几二十几岁,但是他们染上了一些坏习性,把自己毁了,改也改不掉,走到哪都招人烦。他们原来不是这样的,但是习惯成自然,积累到一定程度,根本改不了了。

  你们还年轻,想养成什么习惯、想形成什么品格,都可以,就看你自己怎么想了。

  本•格雷厄姆十几岁的时候就观察自己周围那些令人敬佩的人,他对自己说:“我也想成为一个被别人敬佩的人,我要向他们学习。”格雷厄姆发现学习他敬佩的人,像他们一样为人处世,是完全做得到的。

  他同样观察周围遭人厌恶的人,摆脱他们身上的缺点。我建议大家把这些品质写下来,好好想想,把好品质养成习惯,最后你想买谁 10% 的收入,就会变成他。

  你已经确定拥有自己100%的收入,再有别人的10%,这多好。你选择了谁,你都可以学得像他一样。

  我喜欢我能看懂的生意。先从能不能看懂开始,我用这一条筛选,90%的公司都被过滤掉了。

  我不懂的东西很多,好在我懂的东西足够用了。世界如此之大,几乎所有公司都是公众持股的。所有的美国公司,随便挑。

  有些东西是你能看懂的。可口可乐,是我们都能看懂的,谁都能看懂。可口可乐这个产品从1886年起基本没变过。可口可乐的生意很简单,但是不容易。

  我不喜欢很容易的生意,生意很容易,会招来竞争对手。我喜欢有护城河的生意。我希望拥有一座价值连城的城堡,守护城堡的公爵德才兼备。

  有的生意,我看不出来十年后会怎样,我不买。一只股票,假设从明天起纽约股票交易所关门五年,我就不愿意持有了,这样的股票,我不买。

  我买一家农场,五年里没人给我的农场报价,只要农场的生意好,我就开心。我买一个房子,五年里没人给我的房子报价,只要房子的回报率达到了我的预期,我就开心。

  人们买完股票后,第二天一早就盯着股价,看股价决定自己的投资做得好不好。糊涂到家了。买股票就是买公司,这是格雷厄姆教给我的最基本的道理。

  只要公司生意好,而且你买的价格不是高得离谱,你的收益也差不了。投资股票就这么简单。

  要买你能看懂的公司,就像买农场,你肯定买自己觉得合适的。没什么复杂的。这个思想不是我发明的,都是格雷厄姆提出来的。

  我特别走运。19岁的时候,我有幸读到了《聪明的投资者》。我六七岁的时候就对股票感兴趣,11岁时第一次买股票。我一直都在自己摸索,看走势图、看成交量,做各种技术分析的计算,什么路子都试过。

  后来,我读到了《聪明的投资者》,书里说,买股票,买的不是代码,不是上蹿下跳的报价,买股票就是买公司。我转变到这种思维方式以后,一切都理顺了。道理很简单。所以说,我们买我们能看懂的公司。

  在座的各位,没有看不懂可口可乐公司的,但是某些新兴的互联网公司呢,我敢说,在座的各位,没一个能看懂的。

  今年在伯克希尔的股东大会上,我说要是我在商学院教课,期末考试时,我会出这样的题目,告诉学生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信息,让他们给这家公司估值。哪个学生给出了估值,我就给他不及格。

  对于我和我的合伙人查理•芒格来说,我们犯过的最大的错误不是做错了什么,而是该做的没做。

  在这些错误中,我们对生意很了解,本来应该行动,但不知道怎么了,我们就在那犹豫来犹豫去,什么都没做。

  有些东西我们不明白就算了,但有些东西是我们能看明白的,本来可以赚几十亿、几百亿的,却眼睁睁看着机会溜走了。

  我本来可以买微软赚几十亿,但这不算数,因为我一直搞不懂微软。但是医药股,我本来是可以赚到几十亿的,这些钱是我该赚到的,我却没赚到。

  当克林顿当局提出医疗改革方案后,所有的医药股都了。我们本来可以买入医药股大赚特赚的,因为我能看懂医药股,我却没做这笔投资。

  至于各位能看到的错误,几年前我买入美国航空优先股是个错误。当时我手里闲钱很多。手里一有闲钱,我就容易犯错。

  查理让我去酒吧喝酒去,别在办公室里待着。但我还是留在办公室,兜里有钱,就做了傻事。每次都这样。当时我买了美国航空的优先股。没人逼我,是我自己要买的。

  现在我有一个800热线电话,每次我一想买航空股,就打这个电话。电话那边的人会安抚我。

  我买了美国航空以后,差点把所有钱都亏进去,真是差一点全亏了。我活该亏钱。

  我买入美国航空,是因为它是一只很合适的证券,但它的生意不好。对所罗门的投资也一样。我根本不想买它的生意,只是觉得它的证券便宜。这也算是一种错误。

  本来不太喜欢公司的生意,却因为喜欢证券的条款而买了。这样的错误我过去犯过,将来可能还会犯。最大的错误还是该做的没做。

  我想告诉大家,人们总说通过错误学习,我觉得最好是尽量从别人的错误里学习。不过,在伯克希尔,我们的处事原则是,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

  我有个合伙人,查理•芒格,我们一起合作40年了,我们从来没红过脸。我们对很多东西看法不一样,但是我们不争不吵。

  我们从来不想已经过去的事。我们觉得未来有那么多值得期待的,何必对过去耿耿于怀。

  你们从错误里或许能学到东西,但最重要的是只投资自己能看懂的生意。如果你像很多人一样,跳出了自己的能力圈,听别人的消息买了自己毫不了解的股票,犯了这样的错,你需要反省,要记得只投资自己能看懂的。

  你做投资决策的时候,就应该对着镜子,自言自语:“我要用每股55美元的价格买入100股通用汽车,理由是……”

  是因为别人在和你闲聊时告诉你这只股票能涨吗?这个理由不行。是因为成交量异动或者走势图发出了信号吗?

  这样的理由不行。你的理由,一定是你为什么要买这个生意。我们恪守这个原则,这是本•格雷厄姆教我的。

  如果不是职业投资者,不追求通过管理资金实现超额收益率的目标,我觉得应该高度分散。

  我认为98%到99%的投资者应该高度分散,但不能频繁交易,他们的投资应该和成本极低的指数型基金差不多。

  只要持有美国的一部分就可以了,这样投资,是相信持有美国的一部分会得到很好的回报,我对这样的做法毫无异议。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这么投资是正路。

  既然你走上研究公司这条路,既然你决定投入时间和精力把投资做好,我觉得分散投资是大错特错的。

  那天我在SunTrust的时候,说到过这个问题。要是你真能看懂生意,你拥有的生意不应该超过六个。

  要是你能找到六个好生意,就已经足够分散了,用不着再分散了,而且你能赚很多钱。

  我敢保证,你不把钱投到你最看好的那个生意,而是再去做第七个生意,肯定会掉到沟里。靠第七个最好的主意发家的人很少,靠最好的生意发家的人很多。

  所以,我说任何人,在资金量一般的情况下,要是对自己要投资的生意确实了解,六个就很多了,换了是我的话,我可能就选三个我最看好的。

  我本人不搞分散。我认识的投资比较成功的人,都不搞分散,沃尔特•施洛斯是个例外,沃尔特的投资非常分散,他什么东西都买一点。

  我其实是非常幸运的。我经常举一个例子,觉得可能会对各位有启发,所以花两分钟时间讲讲。

  假设现在是你出生前24小时,一个神仙出现了,他说:“孩子,我看你前途无量,我现在手里有个难题,我得设计你出生后生活的世界,我觉得太难了,你来设计吧。

  你有24小时的时间,社会规则、经济规则、政府规则,这些都给你设计,你还有你的子孙后代都在这些规则的约束下生活。”

  神仙说:“有一个附加条件。你不知道自己出生后是黑人还是白人,是富有还是贫穷,是男人还是女人,是身体健壮还是体弱多病,是聪明过人还是头脑迟钝。你知道的就一点,你要从一个装着58亿个球的桶里选一个球。”

  我把这个叫娘胎彩票。你要从这58亿个球里选一个,这是你一生之中最重大的决定,它会决定你是出生在美国还是阿富汗,智商是130还是70。选出来之后,很多东西都注定了。你会设计一个怎样的世界?

  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会选到哪个球,所以在设计世界的时候,你会希望这个世界能提供大量产品和服务,你希望所有人都能过上好日子。你会希望这个世界的产品越来越丰富,将来你的子孙后代能越过越好。

  在希望世界能提供大量产品和服务的同时,还要考虑到有的人手气太差,拿到的球不好,天生不适合这个世界的体系,你希望他们不会被这个世界抛弃。

  我天生非常适合我们现在的这个世界。我一生下来就具备了分配资金的天赋。这其实没什么了不起的。

  如果我们都被困在荒岛上,永远回不来,我们所有人里,谁最会种地,谁最有本事。我再怎么说我多擅长分配资金,你们也不会理我。

  我赶上了好时候。盖茨说,要是我生在几百万年前,早成了动物的盘中餐。他说:“你跑不快,也不会爬树,什么都不行,刚生下来就得被吃了。你生在今天是走运。”

  既然我运气这么好,我就要把自己的天分发挥出来,一辈子都做自己喜欢的事,与自己喜欢的人交往,只和自己喜欢的人共事。

  要是有个人让我倒胃口,但是和他走到一起,我能赚1亿美元,我会断然拒绝,要不和为了钱结婚有什么两样?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为了钱结婚,要是已经很有钱了,更不能这样了,你们说是不是?

  我不为了钱结婚。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生活,只是不想再买美国航空了(2021年巴菲特股东大会又强调了这件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hopping cart

close